零四年十二月八日(陰)

開心不到一天,又回到起點,一年前的玩笑,又來了。為何每次都是我?

零四年十二月七日(大雪)

雖然今日大雪紛飛,我要去世界宣佈一件事,就是:阿媽,我得左啦!朋友們,祝賀我吧!我的朋友們,你們應該估到發生了甚麼事,如果你不知道/估不能,今個聖誕請我食飯,我會告訴你,不過不是請一份,而是兩份!!!!!!!

零四年十二月二日(濕雪)

星期一有兩科考試,超想死,不想讀了,為何每次考試都是這個樣子?

零四年十二月二日(陰 + 雪)

竟然有成個月沒有更新自己的網站,真是沒用,寫作的熱忱去了那裡?

過去的一個月,我認識了很多事情,從前看到自己的問題很大,較別人比起來,原本是很渺小的。以前我常常認為自己生活最忙,別人都在躲懶,原本有很多人也在為自己奮鬥,甚至比自己還要忙,還要勤奮,那麼我還有資格說自己「很忙」嗎?

有時,生活上的事情不如意,感情上有波折,自己總會覺得自己是最苦的人,要控訴上天何必偏偏選中我。原本世上有人,沒有快樂的童年,也沒有長久安定的感情生活,她也是堅強地活下去,那麼我還有資格說自己「很苦」嗎?

四年的韜光養晦,看來正面臨重大的挑戰,多年來,刻意的感情抑壓,現正起了滔天大浪。我能乘風破浪,還是浪噬沒頂呢?哈哈,誰知呢?

零四年十月二十日(陰 + 雨)

經過剛剛考試的折磨,回到家,累死了。好想睡一睡,然後起床溫習第二科,怎知只睡了一個小時便醒了,肚子又餓,發覺自己又忘了吃晚飯,漫漫長夜,唯有胡亂弄些東西吃吃。唉!看來今日之溫習大計實泡湯了,究竟是誰弄醒我?!

弄了一盆小籠包及熱維他奶,十分滿足,熱維他奶真的很好喝!

零四年十月十三日(晴)

今晚不用睡了,要趕起兩份報告,超想死啊!星期五仲有一科測驗,下星期二及三又和有一科,今次死都唔掂,救命呀!

零四年十月六日(陰)

明天就要測驗了, 要看的書也看完了,只要把舊試卷看看就應該沒有問題,可是身體依然不好,現在不停的咳嗽,肺也快掉了,今個星期回家定要好好休養,然後來戰江湖!!

零四年十月五日(陰)

剛剛的那個週末泡湯了,病得要死。星期五晚上開始喉嚨痛,用了一些虎狼藥之後,喉嚨不痛了,可是頭卻痛到爆炸,搞到星期日也去不了崇拜,書也讀不成了。今日抱恙上學,以為今日實無得著,點知愈上課愈精神,由早上十時到晚上九時不停,而且頭也不痛了,奇蹟呀!感謝神呀!太強了!

看過今晚的天氣報告,溫度竟得 1 度!!!!我的冬天衫還在多倫多耶!慘了∼∼∼∼!

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中秋(清)

很久也沒有寫日記了,一停竟停了五個月,對不起大家了。

今天是我的生日,也是中秋節,祝大家中秋快樂,人月兩團圓。

假如你能跟家人一起過節,你當感謝,因為不是人人也有福氣。古人說:「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自古兩難全。是的,今個中秋,我就有一位Family Friend過身了。她是位老人家,跟我家十分融洽,是位慈祥的長者,音容宛在,只好作五言詩一首慨嘆:

眾星拱秋月,
獨人不團圓。
玉兔燈影道,
長明照殤心。

當然今日有悲也有喜,因此我也作七言詩一首來祝賀一翻:

皎色逢秋月更圓,
醉夜更添心中暖。
稀罕中元遇生日,
幸有知己酒菜全

零四年四月三十日(雨)

今天回到貴湖的家,為的是把房間的東西搬走,並把鎖匙交回房東。因為有好些朋友也把東西寄在我家,所以要花一番功夫,走了 數轉才搬完。由早上八時起床,到搬完東西返家,已是凌晨一時多,十七個小時呢!真不簡單。當然這不是怎麼特別的事情,最重要的是我今天跟死亡打個照面。

話說,我搬東西之後,正在駕車回家,身旁坐著媽媽,大家也很累了。我因為忙了一整天,出了很多汗,面上也少不乙免有些髒。那知有些東西竟然跑到眼睛去,車上也沒有紙巾,因此眼睛便開始痛,而且不是一隻眼,而是一雙眼在痛!眼也花了,看不到東西,我可是在高速公路耶!有甚麼差錯,我和媽也完了。由於我看不到東西,方向也偏差了,媽只好穩住軚盤,我勉力控制車速,因為眼睛實在太痛了,我知道自己也撐不了多久。那是我腦子一片空白,只想到要救身旁的媽媽,我只有大叫:「神啊!我在駕車啊!眼睛看不到,救救我們吧!」(我真的用口叫了出來)我說完之後,奇妙的事情發生了,我馬上感到有一熱流從眼睛流出來,把我的眼睛中的穢物沖了出來,我的視力馬上就恢復了,我倆母子也因此平安回到家去。

你看,當自身有危難的時候,連自己和親人也救不了的時候,神的大能就顯明了!感謝神,救了我們,讓我能在此跟大家再次見面。

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(晴/風)

  今天,找到隔壁的她一起走路去附近的銀行,一路上大家愉快地聊天,得知道她畢業了,真是替她高興呢,也知道好正在找工作,明天就要去面試,真是衷心希望她能得到這份工作。

  雖然今天我們在銀行裡磨了很久,但我內心卻很高興,在銀行裡處理的煩人的俗務,可是我卻感到是一種生命的交流,一點也不煩人。我付出關心,她以信靠來回應我;在閑談中,我吐出自己的憂慮,她以耐心來安慰我,這不是我一直所找的嗎?是因為認識八年的默契?還是...

  有人可以告訴我是甚麼嗎?

零四年四月二十七日(雲)

  今天到街上走走,發覺附近的一個草地上正在興建一個公園。四周堆滿泥頭,沙塵滾滾,可是園中種了很多樹苗,我在想,不知道將來這個公園的大樹會長得如何呢?

有一天,翠綠的傘子把石頭小徑裝飾成林蔭大道。

小弟弟的汽球被卡在樹叉上,哭了,哥哥說:樹枝粗壯得很呢!我爬上去替你拿回吧!

學生在楓樹下看書,楓樹見學生讀得很勤力,便賞他一片楓葉作為書籤。

一對情侶在長椅上輕輕細語,暖暖的春風吹過,吹下一雙楓樹種子落在少女的頭上,就像綠色的蝴蝶髮飾般,少年抓下種子,放到少女的手,溫柔地說:願我的愛在你心中發芽,就像這大樹一樣,根有多深,我的愛也有多深;樹怎樣保護風雨中的小花,我也到怎麼保護你。

一位老婆婆手牽著孫女說:這棵樹就是我當年遇到你公公的地方呢!笑著,沿著樹幹向上望向樹梢、白雲、天空...彷彿回到少女的時候,看著一個傻氣的青年拿著楓樹籽去自己表白。

  這時工地的工作人員向我呼喝,要把我這個呆子趕走,我的靈魂也因此回到自己的軀體,沒有石頭小徑,更沒有林蔭大道;沒有翠綠的大樹,只有光禿的樹苗,四周仍是一片泥頭的工地。

  今日的一切,在十年後,在二十年後,也可以成為美麗的回憶。今天的你,可能是一片荒蕪的野地,沒有生命及活力,但請記得在地裡撤下草種,種下樹苗,他日必可成為生機豐盈的花園。甚麼是草種和樹苗呢?就是生命的追求和堅持。

零四年四月二十四日(雲)

  今天是收割的日子,成績公佈日。你問我成績怎樣?嘿嘿∼有好有壞吧!學過統計的,應該會明白以下:Range = (55,96); Mean = 69.25

  雖然合格已經不錯,但不應因此滿足,下個學期一定要加把勁!秤凡啊!要剛強起來,不要重蹈覆轍!

零四年四月十六日(晴)

  今天,團契的一位朋友因為畢業,要走了,要回到自己的國家。想起,這一個學年的照顧,真是十分的感謝。她常常為我們返教會的交通而操心,也在禱告上記念我們,為人也十分和氣,那麼好的一個人真是少見,願主常與她同在,亦希望我們再在生命中重遇吧!

  由於她快要離開我們,所以大家為她搞了個Farewell Party. 由於想給她一個驚喜,大家在事前便下足功夫預備,禮物啦,食物啦,佈置啦,忙個不停,而我則是負責食物。忙了足足五個小時,腿也酸了,但很滿足。看見大家開心的樣子,我就知道甚麼是兄弟姐妹的愛,就是因為有這份愛,雖然大家天各一方,也成為一體了!

零四年四月八日(雲)

  昨日,考試考了兩科,而且是今個學期最艱深的兩科,經過一整天的休息,元氣恢復了少訐。回想過去的數天,我想我有足五天不曾踏出家門,好像被軟禁一樣。人,有時真的很「賤」,每一個學期都在呼天喚地的呻吟,大喊辛苦,考完試之後就會立志早些讀書,怎知下個學期又是重蹈覆轍,如此受苦、呻吟、後悔、又墮落....唉!聖經說得很對:「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、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。」(羅馬書 7:18b

  生命除了有很多無奈的事,其實也蠻有趣的,就是我尋回一個十年前認識的她。那是一個早熟少年的荳芽夢。

  十年前,我當是還在香港,因為自己的成績很差,於是與一眾死黨去銅鑼灣的一所補習社補習數學,在那堙A我遇上了她,她常坐在我的鄰桌,學號跟在我後面,長長的秀髮經常扎成馬尾的樣式,戴了圓框的眼鏡(而且應該有些遠視),很有書卷氣的,我就是被她吸引了,眾人都笑我是呆子,但對我來說卻像女神一樣。由於我們大伙兒就讀於男校,所以根本沒有機會學習跟女孩子溝通。因此,我非常害羞,不敢跟她說話,於是,我想到一個方法--就是寫信。

  為了令她另眼相看,於是便瘋狂地看書,諸子百家、詩詞歌賦都看,加上甚麼「情詩一百篇」、「情詞愛聯」等怪書都被我從圖書館挖出來啃掉。然後寫成一封又封的信,形式由白話,詩歌甚至文言文都有,可惜有很多根本不能交到她的手裡,因為我根本沒有膽交給她。

  一年又一年,我想差不多有三年的時間,每個星期也在期待補習的日子,寫信,然後等好,跟著她,希望有機會把信交給她,有幾次是成功了,可是對方卻沒有表示,於是再寫,然後再跟。直到有一天,我拿著那可憐的信封,跟著她走到銅鑼灣地鐵站,她被我的行為弄得煩了,於是她轉身來到我面前提出質問,我的發抖的拿出那滿載心意的信封,她卻把信封奪去,而且兩手一扭,嘶∼∼我的心和信封被撕成兩分拋進垃圾桶去。

  記得我之後也沒有放棄,還是繼續的跟蹤,但那是跟死黨們鬥氣的跟,而且跟得愈來愈過份。記得最後在太吉的吉之島被她「兜口兜面」的罵了一頓,真是心都死了。

  其實,現在想來,我真的很多謝她。沒有她,我不會向中文鑽研,沒有她,我今天不會寫日記。最難得的是,我在偶然的情況在網絡中與她重聚,並友善地互通電郵。沒有可能的事,竟在十年之後發生,生命真有趣!

在電影Cast Away中,湯漢斯曾說:「生命就像海浪,你不會知道它明天會帶給你甚麼!」

零四年四月六日(陰)

還有少於二十四小時,就揭開考試的序幕戰,分別是病理和遺傳,明天將是最辛苦的一天,但願我有所羅門的智慧,可惜我沒有,有的只是一個疲乏的身軀。

主耶和華阿、你曾用大能和伸出來的膀臂創造天地、在你沒有難成的事(耶利米32:17)

我的指望在乎袮!

零四年四月二日(陰/微雨)

  在一片掌聲之中,教授紅著眼眶,謙虛的接受學生的鼓掌,原本學期在轉眼之間完結了。在貴湖大學的一年堙A認識了很多新朋友,學了很多知識,更重要的就是經歷了神的信實。當然在喜樂之餘也有傷感的事,雖然過去的一個星期,日子真是十分難過,但我想神在當中也教曉我一些事情,應知道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!

  下個星期就開始考試了,而且是一天考兩科呢!心中雖然還在悲傷,但學業也不可不顧,讓我現在流淚的撤種,將來歡喜地收割吧!今天的苦楚,是為明天的喜樂作裝飾!

零四年三月三十一日(二)

  一個星期來,首次再到廚房弄東西吃,真是百感交雜。記得上次拿著刀,把材料預備好,鍋中燒著水,為的是為喜歡的人弄一頓飯,菜式雖然簡單,但是心中卻是很甜,很暖。現在同樣是一把刀,一個鍋,可是刀子所預備的,不再是濃情蜜意,鍋中燒的卻是冰冷悲傷。記得電影「魔幻廚房」中提過,一頓飯好吃與否,不在乎廚藝,也不在乎菜色,而是在乎下廚者的心意。以前我未必明白,現在我明白了。能為所愛的人煮飯,是一種幸福。

爸爸媽媽,多謝你,你們煮飯給我吃,是因為你們愛我...你們的愛,我感到了,多謝!

零四年三月三十一日(一)

  有人說:「原來凡事都不須要真實﹐不須要真真確確的擁有。只要你的腦海受騙﹐而又不介意繼續受騙﹐不是真確擁有的快樂﹐也可以是快樂。

我也很想自己是這一種人,可惜不是。

我也很想看己永遠在夢中,可惜不是。

現實雖然殘酷,夢境卻是可怕,因為現實中你還有理性可以救你一把,可是夢境中幻想會害你一世。

有理性護航,好過在幻海浮沉,悲傷的灰雲總要過去,是時間向驕陽奔跑了!

零四年三月二十九日

  一切,都像夢一樣,從夢而來,從夢而去。這六天之中,經歷了明美的山峰,也走過死蔭的幽谷,可能我真的不再適合戀愛吧,是回到那小盒子的時候了,我真的受傷了......

零四年三月二十七日

  過去的經歷,似乎慢慢的被淡化、取代,成了熱切的思念和期待。興奮的餘溫還沒有消去,新的感覺卻把我轟散,看見她鬱鬱不歡、心事重重、冷冷淡淡的樣子,星光化作眼中淚,心靈也如星塵碎。四年的獨立,把自己塑造成無敵的形象,以為自己的心如鐵硬,不把任過人的喜怒哀樂放在眼內,在眾花中穿插,以為自己成了萬人迷,想起來原來自己多麼幼稚。可能是這種原因,她才不高興吧。

  緊閉的朱唇成了高高的圍牆,我窺不見伊人的心,也聽不見她的心事,我成了瞎子、聾子,坐在圍牆下瑟縮,腦子瘋狂地想:「我還有沒有做錯的地方?」

神啊!求你救救我,把我帶到希望之所的是袮,不要丟下我啊!

零四年三月二十五日

  四個年頭的空虛,終於在今天缺堤。是我的幸福?是的!我信神的話不會落空。可是我卻沒有勇氣,我的過去把我拖累,我的思想亂如麻緒。夢,竟活生生的實現,太妙了,太真了,同時也太可怕了。可怕的,不是她,而是自己的陰影,自己的心魔。

  四年前,那把叫「戀愛」的刀子把我心剖開,我也把前途和將來賠了。之後,我從後悔的地獄爬回來,情景我一刻也不敢忘記,現在身在天堂中,興奮快樂,但同樣是戰驚害怕。